无极111-策展人李昊:东莞对艺术的重视让创作具有超前性

无极111-策展人李昊:东莞对艺术的重视让创作具有超前性

无极111,“秩序的美·李志良个展暨作品ip授权签约仪式”在北京艺米空间成功举办。本次活动是东莞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实施“艺起来——东莞文艺名家推广计划”的重要内容之一,以“艺术+学术”“艺术+产业”的全新方式,推广宣传东莞文艺领域优秀人才及其作品。

这次展览由策展人李昊策划,此前他也曾为东莞艺术家叶向明策展。在北京,南方plus记者对李昊进行了专访,对于他所接触到的这两位东莞文艺名家,李昊认为他们在创作中有一定的超前性,在策展中自己也很好地利用了这些特点。

南方plus:您为叶向明和李志良策展,油画和摄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形式,在对展品的梳理和研究中,两位来自东莞的艺术家在精神内核层面会否有一些交集?

李昊:艺术的形式往往是多样化的,但是不管手段如何,我一直都是用自己构思的一个创作原理三段论进行分析。起初是最原始也是最经典的情感的表达,从祖先洞窟祭祀狩猎图腾的敬畏之情,到田间劳作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歌,一直到今天,个人以及群体的情感表达是艺术创作的原动力。

其次,对于材料,技法等方面的关注,亦是创作的原理之一,这一块到二十世纪是非常盛行的,很多现当代艺术流派的由来都是基于此。不拘一格的创作方式,例如:颜料的堆积,肆意的泼洒;新材料的应用,例如:玻璃,金属等等;这些重点在材质和技巧本身的作品,占据了近百年艺术作品中的很大比例。

最后是社会学,哲学等知识体系的链接,其欲表达观念大于作品本身。这三种原理或在一件作品中占据不同比例,或独占。就叶向明先生的作品来说,更多是情感的表达,略带一丝技法。而李志良先生的作品,社会性占据大面,情感和技法为其附属。

其中的共同点是,他们的作品都是一看就会很有感触的,因为他们在精神内核层面都受到了岭南艺术气息的熏陶,一种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神形兼备的特色。与时代同行,也保持着最初的那份文人情怀。

南方plus:在为两位东莞艺术家策展的时候,您是如何针对他们的艺术创作的特点来进行策划的?

李昊:叶向明先生的作品好像梦境中的场景,有一种迷幻的效果,大面积的色块转换成了线条的语言。而线条是中国传统的表现手法,书法是对操控线的极致掌握,而中国传统绘画也是极其注重笔意的呈现。所以在展览呈现给观众的时候,希望能放大这些作品中的特点,于是我用巨大的幕布和周围的光线试图给现场营造一种奇幻的感觉,希望大家能够游离在展览空间中。

而本次展览我刚拿到李志良先生作品的时候,就找出了两条线索,即东莞的“人”和“物”,再深挖线索本身具有的特点,可以看到制服所代表的“秩序”,以及芯片所代表的“美”。

围绕着秩序和美,确立展览的文本也就确立的展览的核心,所以我用大量的制服悬挂在作品的两旁,迫使观众可以意识到秩序体现在何处,然后这一表象所标的是建设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力量。但是工厂也不是冰冷的,所以口袋里的野花是一种诗意的表达。

在宏伟的发展大潮中,个人性显得渺小和微不足道,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前赴后继地前往一线。就是在这种以企业,城市,国家为主角的宏观视角下,突然的转折——一朵野花,在映衬出了这种宏伟的同时,还体现了一丝人本的生命的美感。

而芯片中的抽象元素,我们直接定制了ip衍生品,即使是影像作品,也有不亚于绘画的艺术产业丰富可能性。总的来说,从艺术家的作品中抽出线索,然后分类以安排章节,然后将线索用“对比”“延伸”“放大”等各种方法来呈现于众,是策划过程中的基本途径。

南方plus:在你看来,东莞的艺术家与您接触到的其他地区艺术家相比,在创作题材和精神内核方面,有哪些显著的特点?

李昊:首先东莞制定的与艺术家相关的政策非常好,这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因为艺术家的特点是和这些息息相关的。

保持独立思考是文艺工作者的基本前提,但是永远不可能抛离开地域、民族、社会、国家乃至整个时代。东莞对于艺术家的推荐和宣传以及扶持,证明这片土地对于艺术的重视,使艺术家意识到新艺术产业的可能性,所以在创作过程中便会具有一定的超前性。

这个特点早点20世纪的岭南画派之中就有体现。东莞乃至岭南是一个本身极具地域特色的地方,山川隽美,民俗丰富,所以艺术家有材料来创作,得天独厚的资源和悠久的历史促使主题变的丰富而富有灵性。而东莞同时又是一个飞快发展的移民城市,这种关乎时代性和现代性的表达我们也可以在东莞的艺术家中的作品看到。

所以总的来说,东莞艺术家的作品非常好“接触”,正如前面所说,他们是雅俗共赏的,一看就会有很大的感触。可以说和岭南画派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神形兼备等一系列包容特色一脉相承。

【记者】龚名扬

【作者】 龚名扬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责编:佚名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