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成博彩-田野上飘来读书声……

天成博彩-田野上飘来读书声……

天成博彩,编者按:

一声先生,荡气回肠。

先生授业解惑,教人立身之道,他们心系苍生,胸怀天下,是教育的魂魄。

先生,离我们远吗?什么样的老师才能称之为先生?

或许这些我们无法准确定义,但当我们把目光投向茫茫田野,用脚步去丈量乡村教育的时候,感受到了他们脚踩泥巴的教书生涯,安静而不黯然,生动得如吹过青稞的风,散发出乡野的脉脉温情。

我们似乎寻找到了答案。

油菜花一年一年地开放,庄稼一茬一茬地生长,在大半个中国的乡野,乡村教师甘愿一辈子平凡忙碌,支撑着农村教育的天空,只为田野上飘来读书声。

他们的世界不局限,他们承先生风骨,

虽然脚踩泥巴地,心中却装满星辰大海。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为山里孩子打开外面世界的罗坤老师、为苗寨播种希望的杨永俊老师的教育世界,来听一听他们的平凡故事……

1 为了每一个渴望飞翔的山村孩子

走进贵州黔西南,山峰连绵起伏,云朵慢悠悠地飘浮着,淡淡的雾霭缭绕山间;山脚下,是纵横交错的小路和一片片梯田,零星的村舍隐约其间;老房漏光的瓦片、古朴蒙尘的家具、静默的各色图腾在记者的眼中跳跃。村庄依旧,黄牛依旧,一排简陋的校舍,一个个渴望飞翔的山村孩子,在这片散发着无尽的活力与生命色彩的山坳平畴间无声无息地生活着,他们渴望走出山外,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兴仁致远中学的罗坤老师便是这些孩子外面世界的开启者。30年,1000多个日日夜夜,他用心、用爱、用智慧开启着山村孩子的梦想。

把每一个学生磨成成形的“粗胚”

“教师的一生不一定要干成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但它应当如百合,展开是一朵花,凝聚成一枚果,应当如星辰,远望是一盏灯,近看是一团火。”罗坤深谙此话的内涵。罗坤的教育梦想源于自己的学生时代,“初中时,看着老师讲课的飞扬神采,心里就萌生了当老师的念头”。1988年8月,从兴仁师范学校毕业的罗坤被分到离县城约50公里的一个偏僻山村小学任教,看着那些可爱的孩子们渴求知识的目光,罗坤在心里暗暗发誓,要用自己全部的身心去守护这些孩子们,让他们快乐地成长。因为教学成绩优异,1989年7月,罗坤被调入回龙镇中心小学,1997年8月,到回龙中学任教。

调入回龙中学不久的一天,罗坤走进教室,发现教室的门破了,白色的墙壁上出现了两个大脚印。刚想发火的他看着孩子们一张张可爱的脸庞,他的心软了下去,于是便不动声色地说:“同学们,你们看到班上的门破了吗?看到墙壁上的脚印了吗?看到教室上面的蜘蛛网了吗?我想这些踹门、踹墙壁的同学,一定是想用这样的举动提醒我,我们班的门该修理了,墙壁该刷了,蜘蛛网该清理了。”没料想,一位同学主动站起来说:“老师,教室门是我踹破的,我爸爸会做木工,我叫我爸爸明天来修门。”另一位同学也跟着站了起来:“老师,墙壁上的脚印是我踹的,对不起,我叫我爸爸明天来粉刷墙壁。”第二天,教室的门修好了,墙壁也刷白了。罗坤在班上表扬了两个孩子,让他没想到的是,下课后两个孩子主动来办公室找他,提出想当班干部,一个想当班长,一个想当劳动委员。看着聪明而又淘气调皮的两个孩子,罗坤深深被他们的质朴所打动,给他们讲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并破例地将这两个任务交给了他们。让罗坤欣慰的是,这两个孩子没有辜负他的信任,从此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在班上捣乱了,成了勤学上进的好学生。两个孩子后来还一同考上了重点高中,并顺利地考上了大学。对这两位学生的教育,让罗坤深有感触:“与学生交流,教师不要总端着尊长的架子,现在的学生很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他们渴望得到老师的尊重,学生违纪犯错,严厉责骂反而适得其反,不如平静下来,从打开孩子的心灵世界入手,找到解决的办法。”

在罗坤的字典里没有“差生”二字,他说,孩子能否成器,要看他在这个阶段能不能磨好成形的粗胚。罗坤把自己定位为学生的“磨刀石”,他的任务就是把学生打磨成器。

在教育教学工作中,每年县级统考罗坤所教学科成绩一直名列全县前茅,多次获得各种荣誉。这些成绩主要得益于自己总结出的教学理念。他认为,教育形态应该是多样化的,学生多样化和特色化的发展既符合人的智能特点,又能适应社会的需求。因此,他总能看到学生的长处。

2003年,人到中年的罗坤为了更好地突破自我,他选择了跳出体制,来到兴仁树德学校。新学期第一课,整个教室闹哄哄的就像赶集一样,约十分钟后才慢慢静下来,这给了罗坤当头一棒。在一次写作中,罗坤有意布置了一篇《老师,我想对你说》的作文,从作文中罗坤了解了班级学生的构成情况。罗坤试着在作文本上批注,作文变成了师生心与心对话的平台。从此语文课堂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喧闹”,而多了师生共读的讨论,有几个学生毕业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黔西南重点高中。

会跟学生“聊家常”的老师

教育是一段温暖的旅程,罗坤是一个温暖的教育者,他要让学生在开放的状态中温暖地生长。他的“温度”让学生有一种亲近感,他亲切而无架子,对学生耐心,不仅课教得好,还善于做学生的心理辅导工作。在兴仁树德学校时,一位老乡找到他,说他的孩子小福特别调皮,逃学、打架、抽烟、喝酒,样样都有他的份,以至于很多学校顾及安全问题都不肯接收,家长担心孩子太早进入社会会成为“问题少年”,求罗坤收下孩子。家长表示,不求别的,只要孩子能安心呆在学校,上到高中就行。罗坤决定试一试,他收下了小福。他面对面地跟孩子交流,发现孩子虽然逆反心强、倔强调皮,但心地善良,讲义气。罗坤从纠正小福的坏习惯开始,让他一点一点地改变,生活上给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学习上给以耐心的启发和帮助,把小福看成自己的孩子,慢慢地,小福不再抽烟、喝酒,不再和社会上的小青年来往,他开始喜欢课堂,也不再逃学,成绩渐渐地跟上去了,九年级毕业时小福考上了重点高中,后来考上了大学,如今已参加了工作。那位老乡至今还感念罗坤,说是罗老师挽救了他的孩子,还为他们培养出来一个大学生。

小柳是一个很自卑的孩子,敏感脆弱,爱哭鼻子,并且性格偏激暴躁,动不动就发火,甚至有自杀的倾向,家长深为忧虑,同学们也都疏远她。罗坤了解到这一切,便主动关心她,发现小柳的记忆力非常好,便给她推荐一些古文及诗词读,提升她的自信,转移她的注意力。但小柳自我封闭,不愿与人交流,罗坤好几次试着跟她沟通都失败了。有一天中午,小柳突然发高烧,罗坤立即找来医生为她输液,但小柳却趁医生、老师不在时把针拔掉,拿出小剪刀准备自杀,幸好被一个同学看见,救下了她。事后罗坤与她谈了很多,她终于敞开心扉,说因为小时候不慎被开水烫伤了脸和手,被小朋友嘲笑,从此便不愿与人交流,而遇到挫折时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才会自寻短见。罗坤便给她讲了贝多芬、张海迪、海伦·凯勒成才的故事,让她振作起来。在罗坤的不断关怀帮助下,慢慢地,小柳变得阳光起来,也找到了自信。如今,小柳已经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小柳说,在她的心里,罗老师一直是她最亲的人。

罗坤说,要坚信每个孩子都是优秀的,都是独一无二的。成绩好的孩子不一定智商超群,关键在于好的学习习惯,所以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非常重要,特别是这里的孩子很多是乡村留守儿童,教师肩头的责任自然也就更重一些。

让孤独的孩子有个温暖的家

教师不仅要传道、授业、解惑,在山区还要承当父母的角色。有一年中秋节,学校放假了,大多数学生也都回家过节了。天渐渐黑下来,罗坤和家人团聚在一起,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一边吃饭一边赏月,忽然他听到校园的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哭声。他循声找去,原来是几个学生,因为父母远在外地打工,便留在了学校,他们相约在校外聊天赏月,谁料越聊越伤心,便忍不住哭了起来。罗坤听了心里很难受,便把他们接到家中,和他们一同赏月吃月饼,几个孩子在罗老师家住了一晚,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中秋节。

2018年7月,罗坤进入了教学环境并不好的致远中学。一路走来,罗坤初心不变,他说在致远中学的教育舞台上,他会在这里走好自己的最后一站,为教育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

上帝给贝壳一颗沙子,是为了看见一颗珍珠。罗坤说,家长把孩子交到学校,哪怕孩子只是平凡粗糙的沙砾,老师也要做一只“河蚌”,到学生毕业时,还给家长一颗“珍珠”,哪怕这颗珍珠不够璀璨,但他已经历经磨砺,懂得了做人,这便是老师的成功之处。

2 从顶班老师到小学校长,他让苗寨娃有了希望与未来

当地的村民说:

当上代课老师后他被“苗化”了

距离蒙自市49公里的期路白苗族乡莫别村出过一个大人物,那就是清未民初主政新疆十七年,为捍卫国家领土主权做出贡献的功臣杨增新。杨增新创办了文高学堂,提出“课以实学”,设立经学、史学、算学、理化、博物、地理、英语、日语、俄语及体操等课程,还创办武备、陆军、师范、巡警、工业等学堂,并亲手编写章程,规定课程。这在包括杨永俊在内的苗家人心中都成为了一个不巧的榜样。1995年初中毕业时,作为家中长子的杨永俊不忍心看着父母起早贪黑供养自己和弟妹读书,放弃了上高中的机会,回家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一年后,曾经教过他的莫别小学校长李家学找上门来说:“永俊,在月期白苗族村‘一师一校’的代课老师,嫌工资少不干了,请你帮下老师的忙,顶上去,让月期白村的孩子能继续有学上。”

虽然月薪86元的代课工资远比种田收入低,但面对苗家山寨就要没老师的窘境,他答应了老师。在30多户的月期白村,12名一年级、二年级学生正安静地坐在一间简易的教室里等老师来上课,杨永俊决心,尽自已所能把孩子们教好。由于他是村中少数的汉族,为了便于沟通教学,上课时他是学生的老师,下课后他跟着学生学习苗语。师生互学激发了学生的学习热情,他教的一、二年级复式班在1999年取得了语文、数学平均分80分以上,及格率、巩固率达100﹪的好成绩,他因此获得了乡政府颁发的“蓝图奖”。期间,他还利用晚上的时间,同村里的苗语老师马文强一道办起夜校,仅用一年半的时间,就扫除了村里45岁以下的青壮年文盲,提前完成了全村的扫盲任务。因长期半苗半汉,为此有人说他已经被“苗化”了。

村里的姑娘说:

就凭他对村中孩子的好,

这个男人就值得一辈子依靠

眼见同村同龄人都相继结婚生子了,杨永俊还是一副不着急的样子。父母急得跑到学校来找他:“永俊,你不能再这么代课下去了,就你挣的那点工资,连自已都养不活,哪个姑娘会嫁你?”可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被大家视为莫别村“一枝花”的漂亮姑娘看上了杨永俊,姑娘说,不图别的,就看他一心扑在教学上,把村里的孩子看做自己的弟弟妹妹这一点,这个男人就值得依靠。杨永俊激动得连做梦都笑,可一想到自己穷得叮当响,给不了姑娘幸福,便失去了信心。老校长知道后,着急上火地跑来质问他:“村里最美丽善良的姑娘能看上你,是多大的福气,你傻呀?”杨永俊垂头丧气地说,在咱们这儿,去姑娘家提亲得要666元礼缘钱才张得出口。老校长知道家里穷得拿不出礼缘钱后,二话没说,去到姑娘家说明实情,通达情理的姑娘父母说,看中的是他这个人,只要他好好干老师,把孩子教好,来提亲时不用带一分礼缘钱。2001年12月22日,在全村人的祝福声中,杨永俊这个当时村中同龄人最穷的代课教师娶了莫别村最漂亮的姑娘。

2003年,杨永俊被调到环境更加艰苦的拉勃勃苗族村小继续代课。面对学校穷得连厕所都没有一个的窘况,他没有后退,而是三翻五次到村长吴保亮家求援。村长感动了,牵着自家的马和他一趟又一趟去7公里远的地方把瓦片驮回学校,盖起了拉勃勃村第一个男女分用的厕所,不仅方便了师生,还带动莫别村委会辖区内23个自然村相继建起了公厕,文明卫生习惯通过他的行动和学生,开始向苗家山寨传播。

2005年,乡教委把他调回莫别村完小代课,兼少先队辅导员。看着自已曾经就读的莫别小学搬迁了新址,一幢教学楼孤怜怜地坐落在光秃秃的山坡上,晴天,仍是尘土飞扬,雨天,仍是泥泞不堪,13男女老师分别挤在2间破旧狭小的房间里,既是办公室,又是家,180多名学生走出教室就是小块空荡荡土操场,杨永俊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怎样让堂堂的村完校像个真正的学校呢?作为校辅导员的他,想到了升国旗。没有钱买钢管旗杆,他就邀约几个师生上山砍来棵杉树做旗杆。2006年春季开学的第一天,全校师生排成整齐的方队,在他“全体肃立!奏国歌——敬礼!”的洪亮口令声中,莫别小学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师生们激动万分,在心里也升起了一面拼搏前进的“红旗”!

他对老师说:

拿出全身的本事来教书,

绝不会因为教得好而不放你走

2009年秋,边教书边自学获得中师文凭、考取事业编制正试教师的杨永俊被任命为莫别小学校长。因为条件艰苦,大量教师外流历来是校长头痛的事,但杨永俊认为:人往高处走是正常事,与其拼命留住想调走而不安心的教师,不如把学校变成好老师“培训站”,让老师们因教学成绩突出被他校抢着要。于是,每有新教师进校,他都公开说,来莫别的老师,我只希望大家在一天,就拿出全身的本事来教好一天的书,绝不因为你教得好而舍不得放你走;再说教得好才有学校争着要,想调走的梦想也才实现得快。生活上,莫别地处深山,交通不方便,有老师进城或从城里回学校,他都会打电话询问,是否坐上车了,有谁没有他就主动帮着联系,遇上联系不着车时,他就骑着摩托车接送。

他的善解人意,换来了老师对学校、对孩子的关心。钟丹丹老师到校不久,就把老公的电脑搬来学校,去电台拷回先进的广播节目制作软件,同师生一起办起了自娱自乐、团结鼓劲的 “红领巾” 校园广播。金杨老师,通过表姐的关系,为学校争取来几个爰心人士捐赠的300多个崭新的书包……

结果是,他干校长8年,虽然每年都有四分之一以上的教师进出莫别小学,但因大家都有在一天教好一天的心和行动,所以,莫别小学的教育质量一直稳定在全市山区完小的第一梯队位置;调出去的老师,大多成了新学校的骨干,不少老师还走上了校级的领导岗位,莫别小学真正成了好老师“培训站”。

他对学生说:

你们每个人都是最棒的,

你们要树起“我能”“我行”的自信心

20年间,虽然他从代课教师一步步走上村完小校长的岗位,但他一直战斗在教学第一线。他认为,乡村教师首先是帮助孩子树起自信、从容、有尊严地成长的引导人,然后才是知识的传授者。所以,教学中他从山区孩子厉害的爬山入手,让孩子们展示强项;按周交替组织学生进行篮球、多人跳绳等团队活动,时常组织学生进行山歌、跳舞、绘画、手工制作、作文写作、诗歌朗诵等比赛,让每个学生都有表现自已才艺的机会,树起“我能”“我行”的自信心。

五年级学生小杨,父亲外出失踪后,母亲把两个弟弟丢在家里独自外出打工去了,小杨同学只得辍学回家照顾两个弟弟,任课老师多次家访,都因找不到家长,解决不了现实难题而领不回小杨同学。杨永俊想尽办法找到了在外打工的小杨同学的母亲,用真情打动小杨同学的母亲,让她回家照顾幼小的孩子,让小杨同学回校继续读书。

杨永俊是莫别村为数不多的汉族,每年村里过苗族节日,孩子们除热情拉他去一起过节外, 还总会不约而同地拿些家里专门为欢庆节日而特做的粑粑、鸡蛋等美食来学校给他尝尝。

今年春节,在外打工回家过“采花山”节的苗族学生孙思的父母,一回村里就去学校拉杨永俊到家里干两杯酒,说我家儿子能考上大学,全得杨老师小学时抓的紧教的好。

看着苗族村的孩子一批又一批地通过知识走出大山改变命运,杨永俊高兴万分,表示山村教师这条平凡而伟大的路,他会一直走下去!

本文为我平台原创。作者: 邢晓风 王跃。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责编:佚名